无懈可击 Arlington Road

无懈可击 Arlington Road


导演: 马克·佩灵顿
编剧: 艾仁·克鲁格
主演: 杰夫·布里吉斯 / 蒂姆·罗宾斯 / 琼·库萨克 / 霍普·戴维斯
类型: 惊悚 悬疑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99-03-19
又名: 艾灵顿公路

剧情简介:
  麦可法拉戴(杰夫布里吉饰)是个刚丧妻的大学历史教授,与十岁的儿子葛伦(史宾塞克拉克饰)居住在华盛顿特区近郊。他的妻子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二年前在一次勤务中不幸丧生,对于这对父子来说一直是个挥之不去的阴影,直到朗一家充满活力的典型美国家庭搬到他们家对街,情况才改观。
  
   奥力佛(提姆罗宾斯饰)和雪柔(琼安库萨克饰)夫妇常邀请麦可和葛伦参加聚会,而葛伦和朗家的小男孩布莱迪(梅森甘宝饰)也很快的成了死党,当这两家人的交往愈来愈活络,麦可渐渐地开始对奥力佛产生了怀疑,起初只是因为奥力佛一些不经意的谎言,但愈来愈多的矛盾让麦可的疑虑有增无减,直觉对街的这个邻居不对劲。
  
   麦可的女友布鲁克(霍普戴维斯饰)认为所有的疑虑只是麦可的神经质及嫉妒心作祟,嫉妒朗家拥有他失去的完美家庭,但当葛伦待在朗家的时间愈多,麦可愈挂虑担忧,于是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麦可所发现的真相引起了更多的疑云。朗这一家人绝对不像他们看起来那样平凡,但是他们究竟是谁?又为何要移居到华盛顿?对街这家人到底有何阴谋?
  
   这是一部悬疑惊悚片,主题由友谊与背叛、怀疑与诈骗、人不可貌相、善与恶的不可分离性等心理学层面交织而成,剧情在紧张大师希区考克式的调查、偏执、监视及偷窥狂的边缘游走。 

精彩影评:
  《无懈可击》,英文原名叫做《Arlington Road》,也有译作《艾灵顿公路》,是1999年9月北美上映的电影,导演叫马克•佩灵顿(Mark Pellington),似乎未有太多名作,主演到很出名,第一个便是《肖申克救赎》里饰演Andy的蒂姆罗宾斯(Tim Robbins),在国内的影迷圈里大概已达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了,其次还有《奔腾年代》里的杰夫布里奇斯(Jeff Bridges)。《无懈可击》在IMDB里的评分是7.1(25078票),应该算是不错的评价了,但在国内算是较为流行的豆瓣里,共83人看过,38人想看(截至2007年8月15日),似乎并不大众,想来与其上映的时候互联网普及不够,国内又未引进有较大关系,但这样的电影国内却又是一定不会引进的。首当其冲的一点便是《无懈可击》未有大众电影通常所必须具有的道德批判:好人好报,恶人恶报,及爱所能拯救的一切。这点上,在欧洲偶有流派的现实主义作品里似乎不是太过稀奇,但在好莱坞的电影里是不多见的,今年上映,凯文科斯特纳主演的《布鲁克斯先生》似乎也是如此这般的坏人未有应得的恶报的电影,但其力度是远不能比之于《无懈可击》的。《布鲁克斯先生》里布鲁克斯在了结了一切后虽未有对自己的罪恶负起应有的责任,但洗手不干,也算是一个较为理想的交待。而《无懈可击》里,最后以大众视角应被批判的恶人奥利弗(蒂姆罗宾斯饰)在未曾,也将不会有人察觉的情况里继续着自己颇有前途的恐怖主义事业,而对社会有所憧憬,努力向上的麦克法拉戴(杰夫布里奇斯饰)则在丢了性命后还要背负所有的罪责,可谓死不瞑目的连置身其外的观众也痛惜不已。但这样的结局于剧情做到了跌宕起伏之后的意料之外,于思想却又有了好莱坞众多爆米花电影所少有的深刻,恰成了影片魅力的最大之处。但,言而总之,这部电影,那些热爱党,热爱国家,热爱人民的人大可以不用去看了。
  
  影片里,奥利弗与麦克最大的分歧在于对现有政府的认同度上,正如麦克说的,“也许他们(政府)只为自己所做的负责”“政府不可能没犯错,但也对社会有承担”,而奥利弗的回应是“至少他们应该有诚信”“他们很多应该被关在牢里”。表面的祥和无法掩饰价值观根本的差异,互相介入后,矛盾必然在时间后显露。以人性若有的标准来评估,麦克是显得有些单纯的善良,这在影片一开始将鲜血淋漓的不关己事的奥利弗的孩子(当时未曾相识,而他们的关系也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竭尽力气的送往医院就看的出来,对于政府他更寄希望于某些人物的改良,并有意识的肯定政府的责任。但在某个之前的时刻里,他还不知道奥利弗的谈话或者是对他的选择,还不知道那张自信至深的脸上,背后有怎样的想法,当他向学生们侃侃而谈炸毁税务局所在的罗斯福联邦大楼的电子技师时,却不知道那竟也是他的宿命,只是深情的演说着编导们的想法,“迪恩斯科比曾因逃税而被捕入狱,现场的摄影机拍的爆炸时他就在货车上,你们记得这件事以及调查的结果吗?没有同谋。他被税务局查出逃税,于是炸死他们。每个人都说他正常,为人友善,他父母说他是温和的保守派,案发前两星期他获得加薪。他本身是个疯子,还是受到别人驱使才这么做呢?我不知道,所以提出来。我不满意调查结果。”“你觉得安全吗?当几天后发现疑凶死了。你松了一口气,觉得安全吗?”“在那栋大楼的人当时也觉得安全,就像你现在的感觉一样,然后,在一瞬间,就在刹那间,他们永远的消失了。”“我们要怪罪于他,不要别的,只想尽快找出疑凶,因为这样能挽回大众的信心,他跟我们所有人都不同,找出他的名字就不再深究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当是为了那一万块的税款,可是我们不知道,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然后,我们还觉得安全,因为我们知道他的名字。”
  
  而这便也是他最后的结果,我们不知道,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新闻里是这样说的,“放炸弹的是麦克法拉戴,乔治华盛顿大学历史系教授,相信是与他妻子的死有关,他生前是联邦探员(被炸大楼是联邦调查局总部)。”“法拉戴的同事说他的的行径越见异常。”“他非常认真,他认识所有的恐怖分子(之前麦克正好在研究恐怖主义的课题)”“我们出外考察,他哭诉妻子的事,”“麦克法拉戴把妻子的死归咎于联邦调查局身上,他的目标可能是维特探员,他是一百八十名死者之一,维特以前是他妻子的搭档(事实上麦克和维特是好朋友)”“麦克法拉戴被形容孤僻但友善,他才华横溢,热爱美国历史。”就如他们之前对迪恩斯科比报道的一样。真相往往和我们想象的一样,我们需要一个凶手来挽回大众的信心,然后他就和凶手一模一样了。至于类似于今年上映的安东尼奥霍普金斯主演的《破绽》那样,在最后时刻寻着蛛丝马迹,找到确确实实的证据,揭示的真相,那简直是让人抑制不住的欣喜了。扯的蛋疼。
  
  一个人对并非亲身经历的事件所能产生的唯一情感,就是在他内心对那个事件的想象所能激发起来的情感。毫无疑问,在社会生活的层面上,人对环境的调控是通过“虚构”这一媒介进行的。我们所确凿的真相往往只是片断事实的虚构,继而由虚构的想象再去印证虚构所源自的片断,然后更加确定其真实,从而满足我们亟待需要的观点,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可笑啊,虚妄的人类总是为自己的自以为是付出代价,“我们还觉得安全,因为我们知道他的名字”,然后,在下一次爆炸中找到下一个名字。

广告58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