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并以此行事,

这些人要么变成了疯子,要么成为传奇”

狂野自由的生命追求,勇敢地遵从内心的召唤,或许,是崔斯汀最具魅力的生命体征.

战争结束后,他并没有回到牧场,而是让艾弗瑞带回了山莫的"灵魂",自己依然在外面游荡,他把身心交给了天地间的辽阔.或许,只有在这份空旷中,他才可以舒缓对山莫死亡的疼痛.

有一天,他回家了.从一片葱绿中策马而来.他与苏珊爆发了爱情,然而在本该继续享受甜美爱情的时候,他毅然翻身上马,选择离开.纵使苏珊用近乎哀求的语言恳请他留下,为她留下,纵使自己的爱人流着泪给他一个等待的承诺,纵使自己不敢面对苏珊善良的面庞,还是含着泪毅然决然地走了.选择流浪,选择远航.

他和伊莎贝尔结婚了.原本他也许会由此安定下来,可是妻子却意外地死于误杀之中,急速流淌的鲜血再次沸腾,在咆哮中,他选择了一条复仇的路.

送走了父亲,看着孩子长大,最后的最后,他依然选择了离开,把孩子托付给善良忠厚的艾弗瑞,把自己,交给生命本真的追逐和享受.

影片最后,讲述着故事的印第安老人在篝火面前为崔斯汀的一生做了总结:“疼爱他的人均英年早逝,他是石头,他和他们对冲,不管他多希望去保护他们。他死于1963年9月,秋天,月圆之时,他最后路面的地方是在北方,那儿仍有许多待捕猎的动物。他的墓并没有记号,但没有关系,反正他常活在边缘之地,在今生和来世之间。”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对个体生命价值实现的冲动,有着对生命本原的热爱与追求,有着对所有规矩的烦躁与蔑视,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循规蹈矩地遵从社会各种礼数与文明.或许,也正是因此,崔斯汀,这个遵从内心的召唤并勇敢地付与实践的形象,才扣动了很多观众的心弦,从而极富偶像般的魅力.

“我遵守所有的规矩”

在妻子苏珊的坟墓前,艾弗瑞对崔斯汀,轻轻地,慢慢地,吐露着自己难以承受的无奈.

"我遵守所有的规矩,神的和人的规矩,而你,并没守规矩.可他们爱你甚于爱我,山莫,父亲,甚至是我的妻子."

这一切该归咎于什么呢

什么能给艾弗瑞这个善良忠厚的男人所遭遇和面对的所有,讨个说法呢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不是爸说的对,只是我天真而已.”

身为上校的父亲极力阻挠他们去参战,甚至反对他们在家中谈论战争,他只想享受和三个儿子同处一室的幸福与快乐.然而最终他并没阻挡的住山莫,以及他的两个哥哥,他甚至需要他们去照顾山莫.在战场上,山莫依然在思考,“想在战斗中像父亲那样脱颖而出难道是错误的吗”.战争的恐怖无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他于是明白,"不是爸说的对,只是他太天真而已".他在给苏珊的信中说,"这的恐怖情形笔墨难以形容,情况和我所想的完全不同,别太接近…"

他本可以不去的,是的,他本可以.这是离开时苏珊在他的怀抱里对他说的.

如果他了解战争,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他还会选择离开爱人和幸福,选择战争吗.也许不会,也许依然会.谁都无从得知,但我们知道,生命中并没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幸运地让我们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从另一方面讲,成年之后的我们,可以用天真的态度去享受生活,但却不能用天真的想法去面对生活中的选择.

“我会嫁给崔斯汀!”

13岁的伊莎贝尔便执著的相信,自己会嫁给这个叫崔斯汀的男人。当崔斯汀与苏珊陷在火热的爱情中时,镜头并没有告诉我们伊莎贝尔在哪里,在做什么,而当崔斯汀带着苏珊的心离开牧场的时候,当急驰的骏马载着崔斯汀飞奔向前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个追逐之后陷入落寞的身影…

然而若干年后,崔斯汀回来了,并真的娶了她。当她捧着礼服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她知道,她将为之前所有不安的等待划上一个句号,成为幸福的新娘。随后几年的淡定宁静的日子是幸福的,可是命运弄人,美丽的伊莎贝尔无辜地被几个愚蠢的警察所误杀。

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唐突的陨落了。然而,这份爱情,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还有崔斯汀的忧伤与思念,或许就是对她短暂生命的最好祭奠。

“我会等你,不管你离开多久,我会永远等你.”

然而最终,苏珊没能等到崔斯汀回来,走进了艾弗瑞爱的怀抱.谁都无法责备她,一个女人,如何让一颗疲惫受伤的心无休止的毫无定数地等待呢,更何况,当她收到来自他的那封为他们的爱情宣判死刑的信笺时,当她仅有的幻想和希望都被剥夺时,如何再去坚持一份杳无音训的等待呢.辛酸和同情,是对这个女人最大的情感

但她仍是爱他的.在她第一次见到这个长发飘飘,眼神深邃的男人时,爱意,或许就已经悄悄萌生.但她是崔斯汀弟弟山莫的未婚妻,她正爱着山莫,于是,他们都压抑和隐藏了这份爱.

然而,当山莫牺牲在战场时,苏珊本该拥有的一份简单的幸福也随之破灭了.之后,她再也无法抵挡崔斯汀纵马驰骋而来的狂野,无法抵挡他在山莫墓碑前的那份软弱与温柔,更无法抵挡他扭头转身时深情的一吻.或许,正是在山莫的墓碑前,往日坚毅勇敢的崔斯汀,呈现出软弱,无助与孤独的同时,就已经深深走进了苏珊的内心.这是一个女人无法抵挡的柔情似水…

我相信崔斯汀也是爱她的,尽管他选择了离开.或许是山莫死亡的阴影让他无法坦然地面对苏珊,亦或许只是他更向往自由狂野的生命.而如此的追求又怎能贪恋爱情的美满呢.

最终,苏珊成了艾弗瑞的妻子,那个一直爱着他的忠厚老实的男人.可当一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崔斯汀却回来了,并且决定把她一直渴望拥有的婚姻和安宁给予另外一个女人,已经长大了的伊莎贝尔.苏珊是偶然间从艾的嘴里得知了这一消息,她的面容僵硬了,致使她不得不背对着艾弗瑞强做镇定,她仔细地梳理自己的头发,难以梳理的是心绪.有爱,也许还有恨,有怨,有遗憾,有感伤和震惊,有落寞和无奈,谁又说的清呢…

仿佛一场劫数,父母双亡不是她的劫数,未婚夫战死沙场不是她的劫数,而爱上崔斯汀却是她的劫数.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似乎注定了她的悲剧.

劫数,有时并不是以天崩地裂的形式呈现,那种源源不断的深入骨髓的痛感,有时更能让人接近死亡.终于,苏珊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她以死来解脱,解脱了对山莫未完成的爱怜,解脱了对艾弗瑞这个爱她却得不到她真正的爱的愧疚,更解脱了对崔斯汀深厚诚挚却无奈的想念与爱恋.她的死亡,仿佛一片惨烈的废墟之上绽放了耀眼的光辉.

上校的三个儿子在苏珊短暂的生命中相继走来又走去,仿佛是上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命运和时间的坐标中,总是纠结地错过,而始终无法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原点.

其实,这个人物很像生活中的很多普通人.但终究还有不同,因为生活中更多的人依然选择了凑合从命,而她却徇了情,遵从了内心的解脱和对爱情无上的尊重.毕竟,生活是平凡的,而艺术,是唯美的.

写了这么多,该用什么来结尾呢.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影片的配乐上吧,不愧是配乐大师詹姆斯·霍纳的作品,依然那样唯美动人.是的,正是现在在您耳边响起的…

哀伤,平静,却有着辽阔的壮丽

似乎拥有包容一切的力量,然后,又在某个安静的时刻,缓缓释放…

蓝天,草原,连绵的云朵,奔跑的马群,还有秋日黄昏里迷人的日光

与你,邂逅在

生命中的那段燃情岁月…

广告58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