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 汤姆·提克威
编剧: 安德鲁·伯金 / 伯纳德·艾辛格 / 汤姆·提克威
主演: 本·卫肖 / 艾伦·瑞克曼 / 蕾切儿·哈伍德 / 达斯汀·霍夫曼
类型: 剧情 / 惊悚
制片国家/地区: 德国 / 法国 / 西班牙 / 美国
语言: 英语
片长: 147 分钟
上映日期: 2007-01-05
官方网站: http://www.parfum.film.de/
又名: 香水:一个杀人者的故事 /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 杀手故事 / 香水谋杀案 / Perfume

剧情简介:
十八世纪,让-马普蒂斯特•格雷诺耶(本•韦肖 Ben Whishaw 饰)出生在巴黎最肮脏、最恶臭不堪的地方——鱼市场上。格雷诺耶天生对气味有着惊人的天赋:无论恶臭还芳香,他都一一记住,并能轻易分辨各种气味。
  当他在孤儿院长到13岁的时候,被院长卖给了制皮匠。格雷诺耶在制皮铺过着犬马不如的生活。机缘巧合,格雷诺耶在香水巴尔蒂尼面前展露了其过人的天赋,进入了香水铺工作。但格雷诺耶并不仅仅满足于制作出世界上最芳香的香水,他梦想学得如何保存万物气味的方法。巴尔蒂尼告诉格雷诺耶香水的起源地在格拉斯,那里的人知道保存气味的方法。格雷诺耶拿着巴尔蒂尼的推荐信来到了格拉斯。
  格雷诺耶爱上了青春少女的体香,为了把这种香味保存下来,格雷诺耶最终走上了杀手的道路。

精彩影评:    
离弃他的,必然要被生命遗弃
    他本没有错,却被爱遗弃一生
    
  电影正片的开场,伴着画外音,镜头摇晃似乎走路的人的视线--1744年,法国。肮脏杂乱的菜市场;一个男人将一筐鱼倒下,和一个同样浑身腥臭,湿头发披脸前的女人说了一番话就离开了(很多台词没有听懂--)。
  片刻之后,这个女人突然表情痛苦,镜头转向她圆突的肚子。她倒在地上,使劲,然后伴着哗啦一阵水声,她用杀鱼刀剪断自己这部分脐带,踢开婴孩--这就算生产完毕。有人前来,她吃力站起来,神情虚弱恍然,然而却真的似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那个婴孩躺在鱼堆上,肚子上的脐带,浑身的残血,让人看了可怕。他闭着眼,但是小鼻子抽动。四周的一切气味,鱼腥味,狗味,垃圾味……刺激着他天生无比灵敏的嗅觉。约一分钟之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发出哭声。
  人们开始寻找声源,通过鱼摊掩布的缝隙看到了这个才出生的婴孩,于是寻找孩子的母亲。然后镜头便是正要逃跑的母亲被逮住,下一幕便是上了绞刑台。
  这是第一个因为他而死的人。第一个遗弃他的人。他的母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刻遗弃他。
    
    
  不知道他吃什么度过生命最初那段时间。他竟然这样活了下来。他叫Jean-Baptiste Grenouille。
  在襁褓里被送去孤儿院,刚到的夜里占了一个男孩半张床。这个男孩和其他几个孤儿打算闷死他。
  --不晓得为什么这些孩子这样,难道只因为他会分他们的食物?他们自己也是孤儿啊。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食物和爱,所以也变得残忍?怎么让我想起那些自己刚出国时候受了苦现在也不愿意举手之劳帮新人的人。
  他的哭声吵醒了孤儿院太太,救了他,也让那些孩子吃了棒子。
  可以想象他慢慢长大,都是不受其他孩子欢迎的,于是他很大了才开口说话。而灵敏的鼻子早已让他和任何人不一样。他总是用力吸气,闻着各种新鲜的气味。也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学语言背单词--用嗅觉。他甚至可以闻到很远以外池塘里的青蛙卵。
  他把树枝,树叶,苹果放在一起闻,背后飞来一个果子,他闻到所以躲开,不知道那个砸果子的孩子会不会被吓到。他甚至闻死老鼠,闻到里面的蛔虫。
  再大些,他被卖去码头(?)当劳工。孤儿院太太和工头讲价,成交,回走,被抢钱的人杀死在几步之外的门口。这是第二个遗弃他然后马上死去的人。
    
    
  Grenouille在码头干活,突然有天工头让他一起到巴黎市区送货。这一行,大开“鼻界”。各种各样新鲜的气味在城市中间向他飘来。他在香水店外隔窗闻了很久。店里生意兴荣,调香师在太太小姐面前晃动香水瓶,飘动滴着香水的手帕,她们则一片痴迷神情。尤其那蓝色瓶子里的香水,更是迷惑众人。
  突然一股特殊的气味吸引了他,他寻香而去,跟踪一个红发少女的背影走过了几条街。他从未闻过这种香味。少女和她那篮柳橙(?)。
  少女转身,被吓掉,然后还是给了他第一份爱--以为他想吃橙,伸手递给他两个--这个善良的女孩,片刻前曾同样送给街边乞丐老太两个橙。
  他说不出一个字,也没有接橙,却是捧住女孩的手,死命闻。女孩吓到,抽手转身逃走。而他那超能的嗅觉,哪怕跑了几里也能够寻找。
  他找到她,从背后出现,继续闻女孩的背。女孩回头,吓了要叫,正好有人经过,他堵住她的嘴,拖到边上。人走远,他松开手,她却已经永远断气。
  第三个因为他而死的人。第一个他杀的女孩。但是是误杀。
  他愣住,我想那一刻他没有太多想法。既没有害怕,也没有伤心,他一时还没有接受现实。他舍不得那个充满神奇香味的身体。最终他解开她的衣服,嗅遍她全身,很用劲地嗅。最后,尸体冷却,香味不再,他开始不安。
  回去工头那里,挨了一阵打。而那晚,他一直没有睡,他在思考。回味那少女的气味,思考不再存在的气味如何复制。
    
  香水店全景,镜头从窗口推进。没有一个客人,老板兼调香师在内打瞌睡。当年年轻有为的调香师已经江兰才尽,没有灵感,甚至嗅不出那蓝色瓶子里香水的配方。房子时不时地震般震动一下。
  一天夜里,Grenouille送一批皮料去香水店。进店开始直到地下室,他的鼻子第一时间闻过所有气味,辨认和记忆更在瞬间完成。
  他和老板说什么我没有听懂,后来便是他说他可以马上配出一种香味,争执之后,老板终于同意他试,只同意配一小瓶。他不认识那些瓶子里东西的名字,但是了解气味。很快,他配好,老板又惊又怒,他说他没有完,又加又配,然后说那才是出色的香水。老板闻也不闻赶他出门,但是同意考虑收他。
  第二天,老板把他从工头那里买回。那个工头开心地拿着钱,却在桥上失足落水。第四个因为他而死的人。也是第三个遗弃他的人。
    
  香水店因Grenouille东山再起。他实验着他的想法。老板教他各种基础常识,如何将原料(花草)煮沸再蒸得植物浆液(larme),以及香水的前,中,尾三调。每个调4个小瓶子,但是需要非常与众不同的第13瓶压轴。这样的气味才能留得很久很久。
  一天夜里他砸了很多东西,老板赶去看,他实验了丢各种东西进大锅炉(玻璃杯,皮料,甚至小狗!),但是什么气味也没有得到。老板告诉他,这些东西就是不会出来气味的,不存在的就是无法复制。就这么一句话,无法复制物体原有气味,竟让他立即晕倒,差点死去。老板很紧张他的安危,但是不是因为爱,是因为他给他带来很大利益。
  他醒了,喃喃着也许可以换一种方式复制气味。问老板,是否也许存在。老板表情复杂地点头说也许存在。
  他想离开,于是和老板达成协议。他留下很多香味配方,老板给他写证明(?)。然后分道扬镳。
  他才离开,老板拿着那本配方开心入睡,然后房子震动,这次是彻底倒塌。
  这次,是他离弃老板,但是老板还是在他离开之后立即死去。
    
  Grenouille需要远离大城市,找简单,纯净的环境去思考复制气味的方法。他需要复制那个不在存在的红发少女的气味。
    没有地图,没有任何工具,靠着鼻子的辨别方向,岔路口凭着感觉选择。
    他在一个山洞里住了很久,慢慢忘记了自己的计划。一天夜里,他梦到那个红发少女,他就站在她面前,而她却看不到他,问,谁?这里其实是他身上没有任何气味,那个少女闻不到,于是他对她而言不存在。他醒来拼命闻自己,再冲进大雨中洗澡,再闻自己,还是什么也没有。他害怕自己就这样死去,然后没有谁记得他曾经存在过;更可怕的是,也许他根本就不曾存在。
  他要继续他的计划,他要寻找和尝试他的方法。
    
  途间被一个气味吸引。又是一个红发美少女。因为这个美少女的体香,Grenouille来到这个小城。小城开始了不幸。
  他继续实验他的想法,煮了一个女孩,但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之后他花钱找妓女回来,想把发膏似的那个东西涂在她身上,然后用类似保险膜作用的布裹起来,隔上一夜再刮回来,这样会有女人的体味。结果那个妓女看到他的刮刀,怕了,觉得太变态,就把钱砸还他要走,于是他开始了蓄意杀人。
  小狗证明了他这次实验的成功。
  这以后,接连12个女孩遇害,被发现时候都是被剪了头发的裸体。
 小城开始恐慌,骚动。
  即便再三警告女孩夜里不要出门,还发了枪给市民。
  而那些枪则成了太过紧张的市民互相误杀的工具。
  这里真的有点不太合逻辑,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办法去查。
  而他行凶以及进行制造香水那些过程,居然这么安全。
  不过他的嗅觉太灵敏了,别人在哪里,在干嘛都可以用闻来知道。
    
  那一排准备前,中,尾三调的小瓶子被装满。剩下最后一个。最重要,最特别的第13瓶香。
  那个红发少女一共逃过3次。
  她聪明的又极爱她的法官父亲要求搬家,知道那个坏人要在这些女孩身上得到什么,而应该要最好的女孩到手才会完结。他预感这个最后就是他最爱的女儿。
  他还故意兵分两路,让仆人上女儿的马车,自己带着女儿单独逃跑。
    
  这里就是故事夸张的地方了,好几里呢,鼻子真的可以嗅出位置。而且步行和马奔跑,只差五六个小时而已吗?
  父女二人在一个家庭旅馆住下,父亲将女儿锁在窗口对着海的悬崖的房间,自己在隔壁。但是,钥匙,居然放在床头柜!
  女孩不能理解父亲的做法,更觉得委屈。
    
  夜里,Grenouille从房东的窗口爬进,房东夫妇没醒也就算了,后来跨过一只狗--狗也不会醒的么?这里又是一处不合逻辑。
  打不开女孩的房间,他就去去父亲房间,直接拿走钥匙。
    
  女孩在睡,他举起棒子,女孩转过来,他竟然停住,女孩也是用嗅的方式醒来,然后看着他。无声无息。
  知道女孩难逃一劫,但是不知道这里为何他没有立即动手,为什么女孩眼神那般。因为Grenouille应该是没有气味的,而女孩却是嗅着那般醒来。
  第二天清晨,当父亲打开女孩的房门,女孩像其他女尸一样被剃了头发裸体躺在床上。父亲的哭痛彻心扉。
  不远的山坡上,Grenouille在专心蒸煮这最重要的第13瓶香。用最快速度加入已经调制好的香水里,藏进贴身衣袋。然后被捕。
  又有一个不合理,他离开那个小城时候斜背着一个包,怎么都不可能放下这个蒸炉。。。
    
  女孩的父亲将Grenouille倒吊,置于水桶中再抽上来。他神情呆滞地苦苦逼问Grenouille,为什么要杀他的女儿。
  一个伤心欲绝的父亲,苦求完全没有意义的答案,只因为他已经不知道缺失的生命要如何继续。
    
  回去那个小城,全城人都恨他,都要看着他死。--这个在片头已经上演过。那种叫嚣。那种痛恨。
  可是,Grenouille把香水通过手绢点在自己的大动脉上。他用这瓶完美香水迷惑了所有人。
  前调:人们感动地拜他,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中调:人们迫切需要他的香味,得到时几乎要昏厥;
  最后,他散那块滴了香水的水帕出去。
  尾调:人群全像着了魔一样,开始脱衣,开始乱伦。有异性也有同性,甚至三人,甚至神父。
  这个场面拍起来倒真是很困难。
  那么大广场,到处是裸体的人,群众演员要这么多肯拍这种镜头的,还要足够敬业--因为都只扫到一点,但是有一处不对就很容易看出。
    
  Grenouille也嗅着这个香味。他自己也从前调走到中调再到尾调。人群踢翻一箱橙的时候,他想起最初那个红发少女。
  这时,他的幻想里出现的是少女向他伸出手来,他们拥在一起……相爱相吻,身体接触,气味并和。
  然而所有人都被香水迷惑了,他却清醒。他清醒记得她僵硬地躺在地上,她死了,那个体香不再。眼泪滚下他的脸庞。
  这瓶香水让人都有爱的错觉,就是让人得到最想要的。哪怕是幻境,也至少存在。
  所以那些人疯了晕了迷糊了,但是那个状态应该是幸福的。
  唯独他,错觉只是片刻,始终清醒所以痛苦;他意识到他的爱已成风,于是绝望于是消失。
    
  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原来Grenouille还是有爱的。
  他从出生到死,都没有人给过他爱,那么他会杀人,这样平静地杀人,为了这样一个他爱上之后立即消失的红发少女杀人,觉得合情合理。
  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是会残忍。
  可是,在那个女孩递给他橙的瞬间,也许他感受到片刻的爱,或者只是我的想法--我没有看过小说,一点也不了解,还只是看了一片不太听得懂又没字幕的法语片。
    
  第13瓶香的那个美少女的父亲向他走来,他也还清醒。可是当他走近,也还是跪倒在这个香味里,抱着Grenouille哭,听到“我的儿子”这句……
  这里我猜,他曾经失去他最爱的儿子,就是片中他女儿换花的那块墓碑--小说里应该有答案。因为失去儿子,无比珍惜女儿。当都失去,心已跟着死去。
  这瓶香水让他得到他最想要的环境,所以他跪倒,抱住Grenouille哭,喃喃mon fils……
    
  Grenouille离开。
  这些人慢慢苏醒。看着自己和别人的丑态,全都窘迫地迅速穿衣回家。
    
  Grenouille回到他出生的地方,在难民区那样的地方,将整瓶香水从自己头上倒下。
  那些身上破烂肮脏并且饥饿的人们冲来围着他,要吃掉他。
  对于这些人,最想得到的就是不再饥饿。他们闻着那个香味时候的神情就好似一块巨大的可口肥肉近在眼前。
  然后,他就这样消失。
  只剩下衣物和那个倒尽的空瓶。
  如同他出生之时。一无所有。
  末了,画外音:他至少来到世上做了一些事,出于爱(par amour)

广告58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