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这是来自百度吧之韩寒吧的,绝对的是相当宏伟相当震撼相当丰富相当厉害的文章。如此佳作自然是得转载的。该文涵盖了2010发生的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你能想到你不能想到的所有社会事件。据说转载此文很容易挨上和谐这个热门词。屁话不多说,上字:

严重声明:本文所有文字(包括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完全不代表本人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谢绝跨省。

开始语:“人生已经如此地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林宥嘉《说谎》

2010年上半年我的日子很惬意。除了给傻逼织毛衣【2】,买了一块罗马表【3】之外,每天闲来无事,便和韩局长一起用“羊羔体【4】”写写日记【5】,陪凤姐一起读读《知音》、《故事会》【6】,在郑州火车站玩玩纸牌【7】,和“力量哥”一起裸裸奔【8】,去张家港吊吊水【9】,和周立波一起在网上泄泄私粪【10】,去天上人间【11】寻找一下失足妇女【12】

但我并不喜欢偷菜,因为文化部说“偷菜属于简单机械的操作,并没有启迪思维和开发智力的益处”【13】

同时我也有好好学习。只不过偶尔碰上广东揭西官员葬母这样的事情,就停课去给他们抬抬花圈【14】

六月份我参加了高考【15】,但我落榜了。我猜测我没考好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最喜欢的《背影》因“父亲违反交通规则”被语文教材删除【16】,也不是因为“数学帝”葛军老湿出了“史上最难高考数学卷”【17】。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的民办历史教师袁腾fly总是发表“错误言论”【18】,没把我教好。

对此,著名书法家、演讲家、中国首位70后少将小小毛【19】皇孙安慰我道:“民办教师么,这个怎么说呢,我考虑到,观察了很久这个民办教师,民办教师呢,怎么说呢,他还,民办教师从,我认为啊,咱们从严格意义上,他也是受民办教师,当然他的这个教学质量他肯定不如这个正式师范的这些东西。”【20】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原因,是由于省高招办漏交了我的志愿,我“被落榜”了!【21】

没有学上,暑假里的生活是百无聊赖的。无非也就是向重庆的李道长请教一下养生秘诀【22】,和朱军一起掏掏粪【23】,和詹其雄船长钓钓鱼【24】,在平顶山护护尸【25】,和复旦大学的同学们一起爬爬黄山【26】。不亦快哉。

偶尔也会遇见郭德纲弟子打人【27】这样的热闹事情。被打那人恶狠狠地说:“我叔叔是金国友,跟老子作对的话非弄死你们不可!【28】”而郭德纲弟子也毫不示弱:“我认识季叔,信不信我整死你!【29】

这一日,看完了中国VS巴西【30】的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31】后,与闫凤娇相约去吃肯德基【32】,没想到被肯德基秒杀【33】。无奈之下,我们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34】,去“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35】”吃地沟油【36】。虽然铁道部规定“不许旅客迟到,只许列车晚点”【37】,但我们仍然选择“被高铁”【38】去宜春,因为我们“怕撞到农村人,很麻烦的”【39】

去宜春的一路上是劫难重重的。我们沿途看到了河南南阳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灾【40】、广东遭遇了五百年不遇的暴雨【41】、甘肃省华亭县遭百年不遇大暴雨【42】、百年不遇洪涝袭击陕西镇巴县【43】、云南马龙遭遇百年不遇暴雨【44】、新疆喀什叶城县遭受百年不遇恶劣天气的侵袭【45】、中哈界河发生百年不遇融雪性洪水【46】、百年不遇特大山洪肆虐湖南溆浦【47】、四川广安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洪水【48】、江西抚州遭遇百年不遇强降雨【49】、重庆万盛区青年镇遭遇百年不遇洪灾【50】、广西忻城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洪灾【51】、贵州黄果树瀑布遭遇百年不遇干旱【52】等等。

见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感叹:“百年不遇年年遇,三生有幸逢天朝!”凤娇也应和道:“是啊,只有那百年不遇的灾害,才配得上这千年一遇的盛世!”

凤娇问我:“中国哪个地方的男人性能力最强?”我笑着说:“当然是西南地区了,因为他们一干就是大半年嘛。【53】”凤娇惊呼:“我勒个去【54】,这么给力!【55】那你呢?”我面露尴尬道:“你是没赶上我好的时候,这两年,是有点儿虚了【56】。”

餐毕即是分别之时。我问凤娇哪里去,她说:“我要去上海4000亿打造的SB会【57】看看人头【58】。然后去重庆和中国作家协会一起住总统套房开会【59】,探讨一下怎样迫使独唱团停刊【60】,确认一下金庸到底死没死【61】,顺便探望一下史铁生先生【62】。”我说:“好。那我就去推普废粤【63】的广州亚运会【64】上听听中国国歌的单曲循环【65】吧。”凤娇莞尔,提醒我道:“看完亚运会后,别忘了跟着珠海旅游团【66】去浙江乐清看看钱yun会【67】喔~听说他最近遭遇了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呢。”我大笑:“妥妥儿的【68】!想我了记得给我寄申通快递【69】喔~”遂与凤娇就此别过。

亚运会上,我看了许多精彩的比赛。比如富士康代表队的“14连跳”【70】比赛,比如刘翔的110米栏比赛,夺冠后冬日娜激动地问刘翔:“今天晚上,你完全释放了吗?你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了吗?”刘翔羞涩地说:“我…我还留了一点。”【71】

最壮观刺激的莫过于“群众抗(HX)bao”比赛了。表现出色的有:云南昆明代表队——他们烧了数量police车【72】;安徽马鞍山代表队——他们万人群体抗(HX)bao,迫使当局用催泪弹震压【73】;江西九江代表队——他们数千民众怒砸镇政腐,掀翻数十police车【74】;江苏苏州代表队——上千农民在征地拆迁问题得不到解决后,愤起占领了镇政腐大楼【75】;四川内江代表队——上万群众怒砸派出所,暴打局长【76】

看完亚运会后,我怅然若失,从我内心来说我还是想上大学的。我想报考清华大学专攻C语言【77】,因为我听说“大学生就业率99.13%【78】,大学生食堂就餐平均每顿两三元【79】”。我羡慕嫉妒恨啊【80】!坑爹呐这是!【81】

正好此时69圣战【82】爆发,为避战乱,我乘坐着河南航空的伊春客机【83】来到了人均绿地面积达到49.5平方米【84】、已经三年没有扬沙天气的首都北京【85】

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遭遇10级强风,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屋顶的铁皮被风吹翻。【86】

好不容易下了飞机,刚出机场,就看见芮成钢冲上来激动地问我:“我代表全亚洲向你提问!【87】一个月房租77块钱,你能承受得了吗?【88】”我怒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个问题这么敏感!”【89】

虽然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箱居【90】”,但我还是坚持选择在北京“蛋居”【91】

在北京的生活是忙碌而充实的。我一边潜心研究“肖氏反射弧”【92】,一边自己“郑钱花”【93】。只是不大负担得起那“阶梯电价”【94】。我一直认为虽然“党的政策亚克西”【95】,但执行起来“闹太套”【96】

这一天,我正在地铁十号线上打瞌睡【97】,忽然好朋友兽兽【98】打电话来跟我说:“你的那个在中科院怀柔基地【99】的蛋居被强chai了!”我大惊,立马往家赶,却发现蛋居已被夷为平地。来自全国各地的拆迁队、城管、公共安全专家局的人员正在对着平地洋洋自得。我大喊:“我是民革party员,是公务员,你们这种行为是犯法的!【100】”海南三亚城管队长上前对我瞪眼道:“我是带队的队长,你才什么级别!【101】” 江西宜黄官员大声高呼:“没有强chai就没有新中国!【102】”天津市宁河县拆迁官员也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在中国,你说不拆,肯定把你拆了。【103】”重庆市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厉声质问我:“你把房子建在这里,就挡住了政腐的办公楼,你懂不懂风水!【104】”而温州市鹿城区的戴副局长则狞笑着说:“你现在就是我板针刀(温州话‘砧板’)上的肉,我想怎么剁就怎么剁。【105】”只有河南省新乡市的市长信箱好心劝慰我道:“凡事都有第一次嘛。【106】

我哭喊着说:“那你们把我房子强chai了,我住哪呀!今年除了工资什么都在涨【107】,我又没钱买房!”

全国政协委员茅永红在一旁冷冷地说:“没买房能力就不要埋怨政腐。【108】”房产大亨任志强马上接茬说:“是啊是啊,中国城镇住宅总空置率都不到4%呢,应该说是非常低的。【109】

我完全崩溃了,大吼:“你们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 北京的政协委员张杰庭平静地回答道:“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腐有政腐的活法,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110】

正在僵持处,只见好友兽兽带着一帮记者匆匆赶来,对着那帮官员大声斥责道:“怎么可以随便强chai!今天我要来好好查查你们!”

吉林省四平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局长田野满不在乎放声大笑:“你们看我和省里的关系,敢查我的人还没出生呢!【111】” 河南省郑州市辛店镇委副书记安群楼则气急败坏指着兽兽鼻子大骂:“你这个母老虎!狗毛蛋子!【112】”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的张副县长好心提醒道:“姑娘,别闹了,我们是有背景的。【113】

记者们看不下去了,也开始指责官员们。没想到官员们毫不慌张,纷纷开始怒骂记者。江西省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说:“我们不这样干,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114】”江苏省南京市官员用手堵住镜头,大声逼问:“哪个让你们直播的!【115】”江苏省镇江市房管局的谢处长不客气地指出:“你们要以正面宣传为主,否则我可以不接待!【116】” 吉林省长春市高新区土地局的王副局长则对记者们指指点点:“你们记者应该报道老百姓是如何刁难和敲诈政腐的!【117】”广东省湛江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梁泉摇着头说道:“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118】

一位记者问道:“那你们把人家给强拆了,到了冬天冷了人家怎么办?”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供热办宣教处的黄处长立马答话说:“多报一报我们供热企业怎么千辛万苦搞好工作的,不要老报冷冷冷,要注意社会HX。”【119】

另一记者忿忿地说:“你们这群贪污腐败的败类!” 山西吕梁上水西村村支书王根平不屑道:“屁话!不贪污,我当官干啥?”【120】

只有黑龙江省伊春市公共安全专家局的崔局长对记者表示了歉意:“我是个粗人,希望文化素质较高的记者们能够理解。”【121】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行政执法队员突然大喝一声:“少废话!今天弄死他们!【122】”众干警纷纷摩拳擦掌地表示:“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123】”便冲上来对我一顿暴揍。我抓着其中一位来自四川成都双流的交警问为什么打我,只听他说:“我是为领导服务的,是领导重要还是你们这些人重要!【124】”广西省北海市的官员在一旁邪恶地说:“反正出了人命,最多网上热闹十几天就过去了,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对你们有什么好处?【125】

在房子被强拆后,我心灰意冷。我决定要报复社会。

我实名制买了两把菜刀【126】,把方舟子打了一顿【127】,我手持双刀仰天大笑:“法律已经阻止不了我了。”【128】

我开着宝马车4次碾压男童【129】,而我坐在宝马里哭泣【130】着说:“撞死你!轧死你!【131】撞死你们活该!【132】我就是学法律的,有本事告我去!【133】

警方向公众征询是否要将我逮捕,公众们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倪萍说:“我双手赞成。因为我爱国,我不添乱,从不反对或弃权。”【134】

广东省肇庆市市政管理局官员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你像武财神一样傲视所有party政机关,是有失君行的。”【135】

重庆市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则斩钉截铁地说:“和政腐作对就是恶!”【136】

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情绪激动,上来对我一脚“佛山飞踹”【137】,恶狠狠地说:“小心你的小命!!!”【138】

而中央电视台的砖家这次特意背熟了台词【139】,也对此发表评论说:“从加内特赢得NBA总冠军的故事里,让人想到最近几天,我们视线中的一位人物。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与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之间,他习惯性的倒向私愤。在加内特的人生故事面前,在更多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表现面前,他如此的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恶!”【140】

只有成龙大哥力挺我,他说:“别担心,我们没有仇恨。”【141】

就这样,由于媒体的口风基本一致,我毫无悬念地被逮捕了。

我大声喊冤。我一没连杀8名蔡姓小孩【142】,二没乱砍幼儿园儿童【143】,三没放火烧上海高楼【144】,四没唆使蜱虫咬人【145】,五没逼迫凤凰女跳楼【146】,六没封产妇肛门【147】,七没将大连原油泄漏入海【148】,八没拿乡长的水杯喝水【149】,九没谋划让南京化工厂爆炸【150】,十没误打湖北省政法委副厅级干部黄仕明的夫人【151】。我何罪之有!湖北省应城市官员通过“市长信箱”回复我道:“我没时间跟你闲扯,你有意见到创建办来面谈。”【152】

我又说道:“你们自己办事效率那么低,人家都开始查8年后世界杯的黑幕了,你们还在查8年前的假球【153】。你们凭什么来抓我?”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雷锋镇总管办主任回答我说:“都是因为你这个群众素质不高。”【154】

最终我还是锒铛入狱了。在我进入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刘建宏打了鸡血一样地喊着:“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155】

一个菲律宾警察【156】过来问我:“说吧,你是想盖被子死【157】、发狂死【158】、抠粉刺死【159】,还是洗脸死?【160】”我说:“我只想整容死。”【161】

在监狱的这段日子里,我认识许多新朋友。有将要被执行死刑的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162】,有中国足协领导南勇、杨一民【163】、谢亚龙【164】,有犯了“非亲自强jian罪”的宋山木【165】,有犯了“准备上(HX)访罪”的湖南省永州市农民唐封银【166】,当然了,还有鼎鼎大名的刘小B【167】。我惊诧道:“你不是得奖了吗?怎么关在这里?”刘小B沮丧地说:“得你妹啊这破烂玩意儿【168】。那天人家外交部发布了一则重要消息【169】,说‘刘小B获peace奖是对该奖的亵渎’【170】。”还有一个很神秘的少年,刚进了监狱不到一天就被放出去了。我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不用服刑?”那少年潇洒地、头也不回地撂下一句:“我爸是李gang。”【171】

后来我被释放了,因为被我碾压的那个男童没有死,而是“被颠簸导致活过来了”【172】。我站在江西赣州建造的世界第一高“HX钟塔”【173】上激动地慨叹:“感谢国家!”【174】

出狱后,我已一无所有。我只想去寻找我的梦中情人——著姐【175】。我想和她一起去青海玉树【176】定居,我想和她去山西王家岭【177】聆听许多的“感人事迹”,顺便再打个疫苗【178】,我想和她去甘肃舟曲欣赏泥石流【179】,我想和她去看红军合唱团【180】的演出……我想和她做很多很多浪漫的事情,开始我们的山楂树之恋。【181】

可当我找到著姐的时候,她却说:“对不起,我爱的是犀利哥【182】。非诚勿扰【183】。”

我叹了口气,也罢。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呢。我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实现。

我也想像河南省渑池县副县长魏保元那样自我表扬【184】。我也想像湖南省张家界市工商局长黎圣喜那样裸死在一位20多岁女子家中,“精终报国”【185】。我也想像海南省三亚市社保局局长的女儿温娉婷一样不用报名就直接在行政考试中以99分的高分被录取【186】。我也想像湖南省冷水江市人事局长的儿子曹博文一样大学还没毕业就已经是公务员可以到财政局上班并享受事业编制【187】。我也想像扬州市规划局一样拥有“简单化的工作方式”【188】

正当我满怀希望憧憬的时候,小月月【189】手捧奥利奥【190】幽幽地说道:“神马都是浮云。【191】

最终,在唐骏的牵线搭桥下,我被西太平洋大学【192】顺利录取。唐骏对我说:“记住,我的成功可以复制【193】。能蒙到所有人就是成功。【194】”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就这样,我的2010结束了。

在胡哀帝的新年贺词【195】中,我们送走了蛋疼的2010,迎来了乳酸【196】的2011。胡哀帝在贺词中表示:“新的一年,我们只办三件事。HX!HX!还是他妈的HX!【197】

2011,我怀着忐忑【198】的心情从人生的微小青春期【199】向老男孩【200】迈进了。

这就是我的2010故事,你们呢?

结束语:“我翻开白皮书一查,这白皮书没有内容,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HX’二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鲁迅《狂人日记》

广告58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