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 Das Leben der Anderen(2006)

窃听风暴 Das Leben der Anderen(2006)

导演: 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
编剧: 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
主演: 乌尔里希·穆埃 / 马蒂娜·戈黛特 / 塞巴斯蒂安·考奇 / 乌尔里奇·图克尔 / 托马斯·席尔梅
类型: 剧情 / 惊悚
官方网站: http://www.movie.de/filme/dlda/
制片国家/地区: 德国
语言: 德语
上映日期: 2006-03-23
片长: 137 分钟
又名: 他人的生活 / 别人的生活 / 窃听者 / 别样人生 / The Lives of Others

德国经典剧情电影《窃听风暴》剧情简介:

  1984年的东德,整个社会笼罩在国家安全局的高压统治之下,特工魏斯曼(乌尔利希·穆厄 饰)奉命监听剧作家德莱曼(塞巴斯蒂安·寇治 饰)和他妻子演员克里斯蒂娜(玛蒂娜·杰蒂克 饰)的生活,监听过程中,魏斯曼渐渐对这家人的生活产生了兴趣,开始暗中帮助他们。一篇刊登在西德《明镜》报上的文章引起了特工头目的注意,他们认为这篇文章是德莱曼写的,并逮捕了克里斯蒂娜,希望能够从她口中得出她丈夫的秘密?而审问克里斯蒂娜的正是魏斯曼。

德国经典剧情电影《窃听风暴》蓝光高清在线观看:

德国经典剧情电影《窃听风暴》中英字幕BD高清版下载地址

德国经典剧情电影《窃听风暴》很沉重的影评:

  谨以此文献给那个遥远国度的曾被监听的人们,也献给正被监听的和将被监听的生活在“社会主义阳光下”的我们,愿我们的孩子们可以生活在一个畅所欲言的天朝。

  “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政府向社会主义政权一样,中央关注现实中发生的一切深入每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每年要买平均2.3双鞋,每年平均读3.2本书,每年有6743名学生以全优的成绩毕业。但是有一项统计是不能公开的,也许这些数字可以归到自然死亡里去,如果你打电话到安全局去问,安全局的工作人员肯定会沉默,然后会详细记录你的名字,这是为了国家安全,死去的人才是为了国家安全也是幸福。1977年起,民德不再统计自杀人数,我们所说的自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他们不能忍受自己那样活着没有流血,没有热情,他们只能选择死亡。死才是唯一的希望,自从我们9年前开始停止统计自杀的人数,欧洲只有一个国家死亡人数高过东德那就是匈牙利。然后殊途同归,我们都会实现社会主义。” ———-节选自《窃听风暴》的台词

  1989年11月9日晚,柏林墙被数万东西德普通公民合力推到,在高墙倒塌的一瞬间,东德人如冲破堤坝的潮水般涌入西柏林,分隔近半个世纪的亲人们欣喜若狂地拥抱在一起,泪水、欢笑、高歌汇成欢乐的海洋,从欧洲心脏发出的“Sehnen Phasen”响彻欧洲的夜空,那一夜全世界都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今夜我们都是德国人”。无数人喜极而泣的同时,在东德的各个海关口岸,一群群衣着光鲜大腹便便的东德官员们正焦急万分地等待着飞往南美的航班或者开往苏联的列车,他们听着西柏林方向的震天欢呼看着灯火辉煌的西部,略带惊恐地沉默着,然后踩灭烟蒂离开这个他们曾经作威作福的国家逃匿天涯。而在这个被狂欢攻陷的城市的某个地下室里,几个带着职业性冷峻表情却掩饰不住喜悦的人走出堆满信件的检查室,走向了未知的新世界,这其中就有我们的主人公—戈德·魏斯曼,前东德秘密警察,他所在的机关就是号称“情报皇冠上的珍珠”的史塔西—东德共C党控制下的“盖世太保”。

  时间倒退四年前也就是本片的开始。奉公守法、爱党爱国的东德情报人员魏斯曼接受了一个看起来十分简单的任务—监听剧作家德莱曼。在这个全国有三分之一人被监视,90000情报人员渗透社会各个层面,130000生活在普通人身边的告密者的国家里,这并不算什么。况且他还是个善于侦讯,用精准的心理手段摧残受审者意志,取得口供的专业级特工,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国家的安全必须依靠像他这种忠诚共C党员的无私付出。

  改变来自作家德莱曼的一位同行好友艾斯卡。这位导演由于被当局认为并不忠心,禁止了他创作的发表已经5年。在德莱曼生日的当天,艾斯卡参加了聚会,并送来了礼物,他创作的《好人鸣奏曲》。并没有多久,德莱曼接到朋友电话:对创作解禁感到无望的艾斯卡自杀了。放下电话,德莱曼在家中弹起了《好人鸣奏曲》,而在监听室的那边,魏斯曼已经悄然落泪。从此之后,魏斯曼开始刻意地将监听报告中涉及意识形态的部分隐藏起来。出于对好友的自杀感到的愤怒,德莱曼搞到了东德每年因为政治迫害而自杀的数据,并将这些数据写成了报道交与了柏林墙那边的《明镜周刊》,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段发人深省的文字。

  报道的发表使得东德的安全部门大为光火,竭力寻找着告密者。而种种的迹象使得他们将眼光投向了德莱曼的身上。安全部门带走了克里斯蒂娜,开始关押审讯。克里斯蒂娜出于恐惧与懦弱被迫出卖了丈夫,供出了关键证据打字机的隐藏位置。魏斯曼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打字机事先取走,挽救了德莱曼。而克里斯蒂娜出于悔恨冲出家门,结果与迎面而来的汽车相撞身亡。

  德莱曼躲过了被监禁甚至枪决的危险。但原本仕途光明的魏斯曼却因为监听任务的失败,降职成为了史塔西内部处理邮件安全的下层人员,而他所工作的地方就是那个永无天日的地下室,发配他的则是他的老同学老上司库尔威茨上校。上校恶狠狠地说“20年啊,很漫长的时间”,只是他没预料到的是仅仅过了5年,那个他为之保卫的国家便在人们的欢呼中轰然倒塌。

  柏林墙倒塌的两年之后,德莱曼在翻阅那些窃听材料时,终于了解了真相,并给素未相识的魏斯曼一个礼物—出版一本名为《好人鸣奏曲》的书。当魏斯曼走过书店,无意中看到德莱曼这部新书时,他买下了,当店员问他是否要包装时,他说“不,这是送给自己的。”(全片完)

  想知道那段德国人不堪回首的历史的年轻人可以下载这部片子,关上灯好好欣赏,在这,我想借此片聊点德国历史政治偶尔会说点敏感的话题,如果你是坚定的D员或者小毛孩,请不要看下去了,脑袋空空地远比背负真相活得舒服。嗯,开始我们的讲述:

  性欲:在片子中,你会发现,魏斯曼是个单身汉,他解决性生活的方式很不布尔什维克主义—-召妓。在东德这样一个严密监控的国家,妓女应该是受官方严厉打击的对象,而她竟还能为国家安全局官员服务,这说明在官方的法律和准则里,普通公民嫖娼是违法的甚至夫妻间的性生活也是具有羞耻意味的,但体制内的官僚除外,他们可以任意满足自己的性欲。

  别害羞,其实我们谈论的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在分析社会主义阵营、宗教历史、天朝历代农民起义等等案例之后,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专制集权的团体或国家都主张禁欲,甚至主张男女隔离。为什么如此?一时间还真是难说得明白,那么就借片中的魏斯曼来做分析吧。在没有监视德莱曼夫妇以前,他是个极其冷酷的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他按时上下班严谨逻辑性十足地审问“犯人”给每个学生做量化考察等等,但是他好像缺了点什么,没错,他没有感情。如果你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原因,那么你不妨看几本伦理精神分析学派的著作,比如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相信你就会明白性欲对感情对一个群体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也会明白什么魏斯曼在第二天会潜入德莱曼的家抚摸他们夫妻做爱过的床单,也会明白为什么他会让德莱曼发现妻子的红杏出墙,更会明白为什么东德、苏联注定要垮台。

  告密者:或许你想象不到,片子中秘密警察魏斯曼的扮演者德国名演员穆荷,在两德统一后去察看自己的档案时,发现有长达六年的时间,每天向秘密警察报告他的言行举止的,正是他自己的妻子。当然,他不是唯一被亲人背叛的人。在东德,总共有90000名正式秘密警察和175000名告密者,这就造成了夫妇之间、朋友之间、同事之间,到处都是告密者,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而他们的报酬无非是如同片子中魏斯曼所说的“给麦克太太在协助调查中记录一笔”。

  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如此出卖良心?答案我们可以从文革时期天朝所发生的一切中找到—恐惧。还有,为什么一个国家政权需要这么多公民充当告密者,事无巨细地监视着社会的各个层面?他们不是代表人民的吗?答案更简单,这说明国家的权贵阶层病态的恐惧,他们把每个公民都视为潜在的敌人,记录他们日常生活的一切,及时发现与控制住有组织的反抗运动,保护他们高高在上的权利和非法的万贯家财,他们压根不代表不了任何人,他们代表的只是他们自己的兽性。

  宗教:说到告密者,我想到了另一个群体,宗教界。很多关注德国统一后政治走向的同学都会发觉一个极其重要的党派—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它在两德统一后长期垄断了德国政坛,包括东德唯一的非共C党总理德麦西尔和两届联邦德国总理科尔。或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一个右倾的带宗教色彩的党派会有如此大的能量?这就要从德国的社会历史渊源说起,自神圣罗马帝国时代起,宗教在德国(原德意志地区)一直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即使是在东德时期,教堂在表面上似乎也处在一个较宽松的环境下,很多异见人士到处受到监视,但却能在教堂从事政治活动,因此,1989年和平革命的许多领导者都出自宗教界,这也就是后来基民盟的前身。但表面风平浪静下是极其残酷的镇压。主教艾格特就因为拒绝与当局合作,而受到当局的无情打击,秘密警察们全天24小时监控跟踪他,让他长期生活在没有隐私,没有自由的痛苦中。警察派了女人去勾引他,并用匿名信的方法散布谣言说他鸡奸男童,甚至指使医生用抑制精神的药品,企图破坏他的健康。当然,这并不是个案,艾格特主教只是受当局镇压的千千万万持不同政见者之一,这在整个28年民德的统治中司空见惯。

  宗教作为西方世界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可能没有受到布尔什维克渗透的,事实上,在1989年后基民盟风光的背后,却是人们不愿触及的脓疮。据秘密档案显示,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数千宗教工作者,牧师甚至高级主教与当局合作,充当当局的告密者,包括德麦西尔,当时他是东德天主教高级教务主管。同是上帝的奴仆,艾格特和德麦西尔却走上了不同的归宿,有人自始至终坚持了信仰而有人出卖灵魂给了魔鬼。

  当然,你可以说基督教也曾经犯下了很多罪恶,在道义上也没那么光彩,只是我想说的是当时的神父们手上没有沾上鲜血,而且从历史的广度上看,专制政权比它还要嗜血。

  孩子:在民德,或许只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才不会惧怕秘密警察,比如那个和魏斯曼同乘一部电梯的金发小男孩。孩子抱着个足球一脸无邪地看着一脸冷峻的魏斯曼,于是就有了以下这段令每个东德成年人心惊肉跳的对话—-“你真的是国家安全局的吗?”“你这到国家安全局是干什么的吗?”“知道,就是那些坏蛋抓走了我爸爸”“是吗?”“你的。。叫什么?”“我的什么呀?”“你手中的球啊,你的球叫什么?”“你可真奇怪!球哪有名字啊?”魏斯曼沉默不语。

  还好,孩子遇到的是已经动摇了的魏斯曼,很难想象如果他遇到的是别的秘密警察甚至是几个月前的魏斯曼,他的命运都将是黑暗的。我并不是在恐吓什么,要知道,在东德的28年统治里,有不少青少年就因种种“罪名”而进了“少年管教所”事实上的监狱受到残酷迫害,如同在文革期间,天朝各地都有的“十三岁少年反革命案”“十五岁少女反革命案”。在二战结束后,留给德国的除了遍地焦土还有许多拖儿带女的单身母亲。她们不堪忍受高压携带幼儿逃亡,被捕之后,母亲下狱服刑,幼儿,就被共C党送给党性坚强的家庭去收养,从此不知生身父母,直至今日。

  说得已经够多的了,我害怕再揭露那段血腥阴暗的历史,我会崩溃,抽根烟后,思绪又开始飘到千里之外那个诞生了马克思、黑格尔、歌德等等伟人也崛起了希特勒、昂多纳等等枭雄的国度。

  当然,一个把公民当作敌人镇压的国家是不值得为它的覆灭而叹息的,相反,我们应该踩在它的尸体上欢歌,庆祝我们所夺回的未来,也为每一个曾经被它夺去自由、幸福甚至生命的普通人默哀祈祷。影片没有一个柏林墙的镜头,但既然我们谈到了东德历史,那么我们就不应该绕过这堵墙,当它在机关枪的保护下建立时,注定需要无数发的子弹维持它的存在,而它保卫的不过是凌驾于1800万东德人头上的东德共C党和它身后暴虐的红色帝国。

  让我们记住这些数字,一个残暴的政权曾经以“国家”的名义让一个民族流尽了鲜血和泪水,更可悲的时,那些普通人的名字早已经无从查起,留下的只是染血的数字:

  解密的前东德情报机关侦查档案一共有125英里长,藏有21亿2500万页的案卷,重达6250吨, 每一英里大概有1000多页密密麻麻的文字,它记录着东德1800万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28年东德统治中,1700万人口的国家有85000名秘密警察和175000名埋伏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告密者。其中告密者形形色色,或许是做妻子的、做丈夫的、知己、好同学、饭局上的陌生人、卖报的小孩,或者那个遵从当局给你开损坏脑神经的药剂的医生。这个令我联想起了苏联的肃反、大清洗,天朝的文革、反右派,朝鲜的清洗延安派等等时期,那个路人皆目的时代,同样,它们都是“社会主义国家”。

  国境上有70万枚地雷,6万枝机关枪,1100只训练有索的狼狗。其中著名的柏林墙全长169.5公里,其中包括水泥板墙104.5公里、水泥墙10公里、铁丝网55公里。墙高约3.6米。沿墙修建了253个了望塔、136个碉堡、270个警犬桩、108公里长的防汽车和坦克的壕沟。那么滴水不漏的防线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防止普通公民逃离到国外。

  即便如此,仍有23000人因逃亡罪而被判徒刑,平均起来,每两天就有一个人逃亡、被逮、坐牢。有78000人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而下狱,也就是说,将近30年来,每天有8个人因为“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而他们“危害”的行为可能仅仅是说了句“东德不如西德好”或者像片中那个冒失的年轻人一样拿罗里克总书记说笑话。

  至1965年起,总共有5000东德人越过柏林墙逃出,至少255人在越境时死亡,其中的171人是在试图越过市中心的混凝土墙时丧生的,而开枪的正是号称要保护他们的东德人民军士兵。
  。。。。。。

  德国人不愧是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历练下的成熟民族,就连控制国家也是组建了一整套严密复杂而又精确的体制,在这个自上而下的金字塔结构中,只有极少数是真正有共产主义信仰的,绝大多数是投机分子,维系他们组织的不是什么工资、升职、房子,而是恐惧,深深的恐惧。在上面的数字和例子中,我们看到的只是体制对普通人的镇压,而事实上,在体制内也充满了阴谋、窃听、暗杀等等“红色恐怖”。就拿片子中的文化部长乌诺和库尔威茨上校来说吧,乌诺打压德莱曼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德莱曼是个自由主义倾向的作家,更是为了占有他的老婆克里斯蒂娜;而库尔威茨上校也不仅仅是因为保卫官方意识形态和献媚部长,更深地还有勒索部长得到升迁的意图。这样互相利用你尔我诈暗中放箭就成了整个东德政权事实上真正的“主义”,至于所谓“马列主义”那只是个遮羞布,而这就是专制制度下必定全民犬儒主义化,比如片子中那个冒失的年轻情报员和库尔威茨上校就毫不在意地嘲笑罗里克总书记的愚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天朝的1956年起,官方也是有着严密控制社会的意图,只是那帮农民出身的除了掀起一个个有始无终破坏力远大于控制力的群众运动外,却拿不出一套构建官僚统治的严密架构。

  在改朝换代、价值翻转之后回头来清理是非、分辨善恶、追究奖惩和责任,是21世纪的人类仍旧在困惑摸索的巨大课题,特别是当下的天朝社会。

  当德国人通过法律清算过去的罪恶、通过影片给历史做手术时,这个国家仍然对过去政权所犯下的罪行保持沉默甚至刻意隐瞒。一个敢于审视自己肮脏过去的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而一个没有赎罪感没有反思精神的民族根本不配谈“民族崛起”,充其量,它只是在延缓另一场残酷内斗的到来。当德国人摘下窃听耳机,最终走出黑暗的20世纪时,在亚欧大陆的另一端,有人正冷酷地关注监控互联网的屏幕,这个天朝版的“监视风暴”正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隐无声息却时时刻刻地上演着,只是我们扮演的却是德莱曼的角色。
【为避免和谐,以上内容有删减和修改,完整版: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58638/】

  我找了一下没找到这影评的原创作者,《窃听风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让一个作为天朝子民的我心情非常沉重,虽然我没有文人墨客那般的会写文章,我不知道那些爱国文豪们如果还在他们会说什么,但我知道我们目前的现状的确很不乐观,这个话题太敏感,你懂的,我们就看东德就好了,别的先不论,好好看电影。

广告580*90